【重温】看了这几张图片,你会更全面地理解中美贸易战

【重温】看了这几张图片,你会更全面地理解中美贸易战

2018年3月至今,中美贸易战经历了数轮波澜起伏。今天(北京时间8月2日凌晨,美国时间8月1日下午),美国又突然威胁要对中国输美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关税,引发全球金融震荡。“首席组织官”今天重发2018年9月的一篇文章《看了这几张图片,你会更全面地理解中美贸易战》。在关心组织问题的同时,我们也不忘关心国家大事。

本文约3900字,阅读需8-13分钟。

20世纪结束后的第18年,2018年,中美贸易战正式开打。2018年3月22日,美国根据301条款对600亿美元中国商品课以高额关税。2018年9月24日,在中国传统的中秋节这天,美国又开始对2000亿美元中国出口商品征收10%的关税,贸易战全面开打。再加上美国制裁中国军方人员、美对台军售等事件,中美博弈全面进入深水区。

可是你知道20世纪来临18年前,发生了什么吗?

1882年的5月6日,美国国会通过了《排华法案》,即《Chinese Exclusion Act》。这是自称“移民国家”的美国历史上第一次针对一个国家和民族限制移民的法案。这个《排华法案》一直实施到1943年,当中国在太平洋战区中成为美国的正式盟友后,才有所放松。即使放松之后,每年的移民名额也是限制在区区的105人。之后到1952年才进一步放松。

1882年那次,是美国禁止中国“劳工”进入美国。2018这一次,是美国限制中国“商品”进入美国。两个时间的中点,是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及1950-1953年的朝鲜战争。中国和美国(在联合国军的名义下),真刀实枪地干了一仗。

这真是历史的诡谲。难道中美关系每68年就来一个矛盾的“高潮”?如果按这个规律瞎猜的话,中美之间下一个矛盾高潮应该是2086年左右。

回顾一下1882年《排华法案》出台前后的那段历史,对照我们今天的中美贸易战,会对我们理解这个冲突及预测其走向有所裨益。有几个历史事实可以拿出来摆一摆。

中国人批量到美国是起于1849年加州淘金热,这也是三藩为什么叫旧金山的原因(澳大利亚的墨尔本是新金山)。在从1849到1882年的30多年时间里,共有不到30万中国人进入美国,其中绝大部分是男性“苦力”,英文名Coolie。当时那批华工主要来自南粤(这也是为什么美国的很多唐人街广东话通行的原因)。这些苦力名义上是有合同的自由人,实际上是被“卖猪仔”,比奴隶好不到哪去,死亡率非常高。比如,从1865年到1869年四年间,约有14000多名华工(大多来自广东、福建)参加美国中央太平洋铁路的建设,占工人总数的90%。从中国到美国的船上华工就死了很多,在施工中的死亡人数也是数以千计。

【重温】看了这几张图片,你会更全面地理解中美贸易战

1868年后很多华工到美国打工与一个人有关。他是Anson Burlingame,中文名叫蒲安臣。他1861-1867年担任美国驻华公使。当时,美国在列强中还是个次要角色,主张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在列强中对大清算是比较友好的。于是,在他离任之际,大清王朝委任蒲安臣这个友好人士担任中国首任全权使节,相当于中国钦差,代表大清政府出使美、英、法、普鲁士、俄诸国。你可以想象,中国第一个现代外交使团,竟然是由一个美国人领导的吗?1868年,他代表大清政府与美国签署了《蒲安臣条约》即Burlingame Treaty。因为这个条约才有了1872年第一批留美幼童。这部条约也为中国劳工移民美国敞开了大门。

【重温】看了这几张图片,你会更全面地理解中美贸易战

不过,在这个阶段也是美国国内,主要是加州,反对华工的情绪迅猛增长的阶段。有几个法令可以反映这种排华情绪的不断积聚。

加州在1870年出台了一个地方性法令,Cubic Air Ordinance(立方空气法令)。这个法令从公共卫生的角度出发管理“群租房”,要求每个租客平均至少要有500立方英尺的空间。我真是有点惊叹于这些立法者的聪明严谨劲了。平方都不够用了,得用立方了!谁说美国人数学水平不行?

下面这个漫画刻画的就是当时的情景。这个法令在当时主要是个针对华工的。华工们远渡重洋去打工,就是为了挣点钱回家,怎样恶劣的居住条件都可以承受。这和我们现在到城市打工的农民工一样。500立方英尺多大呢?大约是5-6平米,乘以3米左右的层高。这个是个不低的要求。我们90年代上大学时候6人一间的宿舍,平均下来每个人的标准也就是这个标准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二左右。现在我们建筑工地工棚的人均“立方空气”比这可要低多了。

【重温】看了这几张图片,你会更全面地理解中美贸易战

另一个是“15个旅客”法案,即The Fifteen Passenger Bill。这是美国国会在1879年通过的全国性法令。这个法令规定,每艘来到美国的船上不能有超过15个中国人。在辩论这个法律的时候James G. Blaine (来自缅因州的共和党参议员)说:We have this day to choose whether we will have for the Pacific Coast the civilization of Christ or the civilization of Confucius. 翻译成中文就是:“我们今天要做出的选择是我们希望美国西部太平洋沿岸是属于基督教的文明还是儒教的文明”。

这些排华情绪背后的核心原因是在1860、70年代的经济萧条的大背景下,加州当地劳工把失业及生活水平的降低归罪于非人性地吃苦耐劳、无限低成本竞争的华工。华工这个当时加州最大的非白人移民群体梳着鞭子、价值观迥异、无意归化、有各种恶习,还很好欺负。他们被看做像是一群“social leper/社会麻风病人”一样,应该被隔离、被清除、被消灭。达尔文发表于1859的《物种起源》也给种族主义提供了更切实的理论依据。下面这个漫画表现的就是中国人用“cheap labor/便宜的人工”、“chopstick/筷子”谋杀了勤勤恳恳的美国当地劳工。

【重温】看了这几张图片,你会更全面地理解中美贸易战

当时,美国还发生了另外一件大事,就是美国南北战争及废除奴隶制。这个事情也在客观上加大了劳工的竞争。所以很多人说,华工们也是赶上了不好的时候。

于是,无论从经济、政治、文化、生物学方面,中国人这个劣等种族都被认为是美国建设理想共和国的威胁。所以,正如下面这个漫画说得“The Chinese Must Go” – 中国人必须滚蛋!

【重温】看了这几张图片,你会更全面地理解中美贸易战

羸弱的大清国显然无法为这些子民提供任何保护。之后,美国在1880年几乎是单方面地修改了《蒲安臣条约》中的移民条款,不再对华工敞开大门。两年之后1882年,美国国会又顺利成章地通过了《排华法案》即《Chinese Exclusion Act》。

1882年的《排华法案》是美国历史上的一个污点。一直到2012年6月18日,在排华法案出台140年,美国国会才通过了一个683号决议“正式承认这些错误”。这个致歉的决议案是由加州众议员Judy Chu在2011年5月最初提出的。这个Judy Chu中文名是赵美心,1953年出生于美国,祖籍是广东江门。江门是中国著名的侨乡,1849-1882年那段时间内去美国的华工很多都是从江门那附近去的。2009年,Judy Chu成为第一个当选美国国会议员的华裔女性。

也正是在美国国会准备通过致歉决议的2011年,Peter Navarro(当时是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的一个荣休教授)与Greg Autry共同出版了一本书Death by China,Confronting the Dragon – A Global Call to Action。这本书翻译成中文就是《致命中国》。此书把中国描述成一条危险而邪恶的黑龙。下图就是这本书的封面。我认真读过这本书。说实话,我见过抹黑及煽动的,我也承认中国有很多毛病,但是这本书的妖魔化及煽动的水平还是打开了我的眼界。我估计很多美国人看了都无法相信。所有的章节的题目都是以“Death by/被…弄死”开头。所有的输美商品都是“poisonous/有毒的”。中国就是“the planet’s most efficient assassin/这个星球上最有效率的杀手”。这本书是我在15年下半年在哈佛神学院学习期间注意到的。那时候,美国的总统选战已经开始。

【重温】看了这几张图片,你会更全面地理解中美贸易战

2016年12月,纳瓦罗被特朗普政府任命为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我们今天所看到中美贸易战背后的思想基础在《致命中国》这本书中一览无遗。

其实,纳瓦罗这本书与1882年前后美国各地的辱华漫画比起来,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甚至在很多方面已经文明得多了。这本书和那些漫画的精神实质是非常相似的。我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在美国文化下一直存在的幽灵。那是一个杂糅了种族主义、西方文化中心主义、正义感与嫉妒心、民主与民粹、上帝的选民意识与基督教原教旨主义、美国例外主义、霸权主义与国际主义等等的幽灵。

【重温】看了这几张图片,你会更全面地理解中美贸易战

见惯了王朝兴替、命运多舛的中国人对如今的贸易战也不必大呼小叫。国家和民族命运的转变是以百年计的。大国之间的关系也是以几十年为单位起伏的。了解一下1882年美国《排华法案》的前世今生,对有些事情就更容易释怀了。

美国的民意也像是潮水一样,一段时间倾向亲华,一段时间倾向排华。我们需要学会与这样的国家相处,甚至要更有技巧地管理美国人民群众的感情。从1882年这件事情看,美国人民确实是非常重视“饭碗”的(如今的贸易战也部分与“饭碗”相关);美国民众的情绪能直接影响到政治精英的政策取向;美国人民的内部问题很容易被转化为其它国家的问题。

另外,在美国的这种选票政治下,任何一个法令或政策的出台,都不应该被理解为它代表了全体美国人的意愿。1882年的排华法案,参议院的投票数是32票赞成,15票反对,29个没投(注意,那个时候美国还不是50个州)。

还得讲讲1882年排华法案出台后,中国劳工们是如何应对的。正规途径不行,他们就从南部美墨边界及北部的美加边境偷渡进入。现在大家都知道,来自中美洲(如墨西哥、危地马拉、洪都拉斯等)的拉丁裔非法移民是美国的一大挑战(拉丁裔已经占到美国总人口的17%以上,黑人占11%左右)。其实,那些美墨边境的偷渡客用的那些招,始作俑者都是中国人。挡得了大洋彼岸的中国人,但没挡住这些近在咫尺的穷朋友。

注:以上关于《排华法案》的相关内容,是我在选修一门关于美墨边境非法移民的课时,为了完成课程论文而学习和研究的。

需要澄清的是,这个1882年的《排华法案》并没有对所有中国人关闭大门。那些美国人希望和欢迎的好的移民即“good immigrants”,包括“教师、学生、商人或游客,他们的家人和随行仆人”,以及“在此法案前已经在美国的劳工”,仍然可以进出美国。

在从1950到2018年这个周期内:中美隔离了20多年;1972年关系正式解冻;1979年1月1日正式建交;1999年5月8日,美国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大使馆;1999年11月中美就中国加入WTO达成双边协议。上一轮,中美关系转折的关键是中美找到了共同的“对手”即当时的苏联。

现在,到了2018年,一个新的周期徐徐拉开大幕。在新的周期中,中美关系如何峰回路转?能否再次找到共同的“对手”?三十年后中美关系会怎样? 

中美两个骄傲的国家和民族,且战且珍惜吧。

Martin B. Gold, History, Forbidden Citizens, Chinese Exclusion and the U.S. Congress: A Legislative History
Erica Lee,At Americas Gates, Chinese Immigration During the Exclusion Era, 1882-1943
Erika Lee, The Making of Asian America, A History
Madeline Y. Hsu, The Good Immigrants, How the Yellow Peril Became the Model Minority
Peter Navarro and Greg Autry, Death by China, Confronting the Dragon – A Global Call to Action
Roger Daniels, Asian America, Chinese and Japanese in the United States since 1850Robert Chao Romero, The Chinese in Mexico, 1882-1940

房晟陶
房晟陶

首席组织官创始人,原龙湖集团执行董事兼首席人力资源官,领教工坊1828组领教,原宝洁(P&G)人力资源高级经理,原拓晟管理咨询共同创办人,哈佛神学院神学研究硕士,INSEAD MBA,清华机械工程学士。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评论
Scroll to Top

了解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