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系统”这事略知三四就行了,不可执迷

对“系统”这事略知三四就行了,不可执迷

本文约2350字,阅读需5-8分钟。

特别说明:本文所说的系统更多是指偏组织类的社会系统,不是指生态系统、有机系统、机械系统、IT系统等。

“系统”的价值是毋庸置疑的。但研究系统、建立系统还是有些“痛苦”的。“系统”这事,会给人带来无以名状的烦躁。怪不得很多领导整天要求别人工作要系统,但是自己却经常任意行事。这都是趋利避害的天性啊!去创造性破坏就比“研究系统”和“建立系统”愉快的多了。

如果我们把痛苦理解为受到惩罚的话,为什么做“研究系统”、“建立系统”这么有价值的事情会受到惩罚呢?

“系统”本身就意味着复杂性。复杂性会给人的脑子带来痛苦,这肯定是原因之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也是一种解释。但原因肯定还不仅如此。

我认为痛苦的另外一部分原因是研究系统、建立系统的目的和方式可能走歪了。走歪的背后就有“原罪”。具体来说,原罪就是“研究系统”和“建立系统”的人对秩序、控制、进步的执迷以及理想主义;换佛家的讲法就是有贪、嗔、痴。另外,“系统”这事还带有很强的精英主义色彩和上帝视角,劳苦大众一般会说:只有你们这些幸运的精英们才整天研究系统,我们只有受到系统摆弄的份。也该让你们这些“聪明人”去吃吃苦了。

对“系统”这事略知三四就行了,不可执迷

对“系统”这事要是钻得太深了,同时自己的内存又不够大的话,很容易搞出“抑郁”来。不过,“抑郁”这事也不都是贬义。“抑郁”、“多动”等基因在人类发展的漫长历史里被保留下来,说明它们都是有一定价值的。可能有些事情就得有点抑郁倾向的人才能干得好。

最近我得知有个人被认为是有点抑郁:詹姆斯·麦迪逊,美国宪法及权利法案之父。理查德·毕曼在《美国宪法导读》这本梳理形容他:“主谋者是37岁的麦迪逊。他身高不过5英尺多一点。骨瘦如柴,身体极差,还受着抑郁症的折磨,在任何公共场合都极为笨拙。”而就是这样了一个人,推动了美国宪法的制定。在这件事上,麦迪逊起到了比乔治·华盛顿和托马斯·杰斐逊更重要的作用。而美国制宪这件事,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最为光辉的事件之一。这部短短的宪法非常“系统”,而且又非常简单,两百多年过去了,到目前除了二十几条(其中十条还是一开始就增加的)修正案以外也没有什么变化。这正是“系统设计”的最高境界。这部宪法指引着美国成为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麦迪逊后来也当了两届美国总统,不过他作为一个总统的成绩不如他作为美国宪法及权利法案之父的贡献大。

对“系统”这事略知三四就行了,不可执迷

不过,也不用太担心自己会变得抑郁。每个人都会到达自己的极限。在承受不了那么多烦躁和痛苦之后,人体的自我保护机制就会启动。大部分人会放弃掌控、设计、甚至理解一个复杂系统的愿望。我们逐渐会学会承认人的渺小、有限,学会敬畏和放手。让大数据、人工智能去负责吧。只有你们那些机器才能受得了“系统”的苦。我们“人”是斗不过你们了。

然后,我们就可以过一种浑浑噩噩但是比较成熟和愉快的生活了。我们在旁边喜滋滋,同时带着点感动地看着那些后来者重走自己走过的路。

但是,也一直会有另外一个声音不断在提醒我们:不能啥都不想,不能只是跟着感觉走,任凭“危机”来引导我们。而且,也总是有别的组织,在有些方面比我做的更有系统(同时也没有失去行动力)、更有竞争力。这些现象也都在提醒着我们不可以随波逐流、掉以轻心、顺其自然。

那对于“系统”这个事情,到底怎么做才是个合适的度呢?

对于企业内的工作人员,尤其是企业内有建立系统的责任的中高层人员来说,以下是我的一些感悟和建议。

  • 对系统这事只是略知一二是不够的,要略知三四。比如,略知一二的人容易把想的全、弄得复杂当作系统,很容易丧失行动力,很容易想着“控制”。
  • 略知二三指的是:知道有要素/部件、连接/关系、功能/目标这种有关系统的关键词;知道系统的自组织性、层次性等特点;了解类似于“系统是由相互作用相互依赖的若干组成部分结合而成的,具有特定功能的有机整体,而且这个有机整体又是它从属的更大系统的组成部分”这种定义等。
  • 略知三四指的是获得类似:系统在事情的层面上本质是“关系”;建立系统的关键是变革:人在理念、价值观、能力上的变革;这类的认知。
  • 有自己独立的系统思考,但要与众人行,要相信他人的判断也可能经常是对的。
  • 学习真实、完整的案例(那才是实际发生的真正的系统,而不是抽象的系统)。
  • 把握价值观/原则、战略/策略。这两个东西会对抗系统的动态复杂性。
  • 思考上要全面,但动作上要以点带面。
  • 珍视那些致力于建立系统的人。
  • 你无法控制一个系统,不要执迷于控制,但要根据反馈,及时调整和应对。
  • 弯路也是路,弯路才是路。不要执迷于走直路。
对“系统”这事略知三四就行了,不可执迷

这些建议当然不适用于那些专家类、科学研究类的人员。对于这类人员,对系统略知三四就不够了,怎么也得知道个五六,不然怎么去指导别人呢。这些专家类、科学研究类的人员应该是对“系统”耐受力比较强的人,也就是整天研究系统但不会感到痛苦和抑郁的人(甚至是经常自得其乐的人)。这确实是需要一些天赋的。对于大组织内的中高层人员来说,如果能普遍略知三四,对一个组织来说已经是非常不错的境界了。

房晟陶
房晟陶

首席组织官创始人,原龙湖集团执行董事兼首席人力资源官,领教工坊1828组领教,原宝洁(P&G)人力资源高级经理,原拓晟管理咨询共同创办人,哈佛神学院神学研究硕士,INSEAD MBA,清华机械工程学士。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评论
Scroll to Top

了解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