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之弱、恶,使组织成为必要;人性之强、善,使组织成为可能

人性之弱、恶,使组织成为必要;人性之强、善,使组织成为可能

本文约1500字,阅读需2-3分钟。

泣告已经不断袭来。苦难的描述对我们这些不在漩涡中心的来说,实际上很难感同身受。

在病毒面前,个人和生命的脆弱一览无余。

没有人能够独立对抗病毒。所以我们才建立各类组织来提高安全感,对抗各种威胁,繁衍生息。由一群人组成的组织,本来是要让人更安全的。可是,人以及各类组织的“恶”却此起彼伏。

不承认人的弱小,以及人性中“恶的倾向”,我们就会忽视建立“真正的组织”的必要性、紧迫性,满足和自欺于“名义组织”。

病毒给我们再次呈现的人性之弱、之恶,让我们气馁、恐惧、唏嘘、气愤。但是,生活还得继续。我们靠什么去面对未来?类似情况来临的时候,我们如何避免重蹈覆辙。

在承认人性之弱、之恶的同时,我们必须相信人性之“强”,以及人性中“善的可能”。不然,我们就会失去建立组织的信心和行动力。在没有足够的努力之前,我们绝不应该“坦然接受命运的安排”。

在同样的病毒面前,为什么不同的个人会体现出那么不同的品格?不同的组织,为什么会体现出差距巨大的应对能力?这些做得更好的个人、组织的存在,恰恰体现了人性的强大,以及人性中“善的可能”。

什么是“真正的组织”以及如何建立“真正的组织”?

经过这次病毒的洗礼,我相信有更多的人能够同意“组织不仅是一群人”。

一群人被放在一起,或者自愿聚在一起,不会自动成为一个真正的组织。一个真正的组织,必须要能够实现这个社会赋予它的角色和功能。角色+功能就是它的使命。比如,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制药公司是研发和生产药品的;智库是要产生真知灼见的;超市是提供日常生活用品的;物流公司是运送物资的;电讯公司是保障通讯畅通的;等等。每个组织(以及代表这些组织的快递员、环卫工人、医生、超市收银员、出租车司机等一个个社会角色)都要履行其使命。

要履行其使命,这群聚在一起的人就需要共同价值观、战略选择、专业能力、决策机制、信息沟通机制,等等。

这些共同价值观、能力、决策机制等组织要素不会自动生成。它可不像一个受精卵一样,会神奇地、自然地发育成一个机能健全的胎儿。

实际上,走向混乱和腐败才是“人为组织”内在动力和自然趋势(这就是通常所说的熵增定律)。

要想建立真正的组织,必须要靠“强”和“善”的那部分“人”不断给这个“群”输入能量,使使命、价值观、能力、决策机制等组织要素不断生成。于是“群”才能逐渐变成“真正的组织”。这样,当问题来临的时候,这个组织(而不是这群人)才是可依赖的。

这个过程甚至可以说就是“善恶斗争”的过程。而且这个“善恶斗争”是持续的,而不是一次性的。

人性之弱、恶,使组织成为必要;人性之强、善,使组织成为可能

组织不立,原因无它:强者不善,善者不强。

当“恶”战胜了“善”,这群人聚在一起就是个消耗社会资源、反噬人的人造病毒。

没事的时候,这个“群”看起来像模像样:有群名,有领导,有收费,有流程。但一遇到事情的时候,它就会迅速现出原形。

哦,是这样!啊?怎么可以这样?!

我们这些在家躲避或者在家办公的人,在焦虑和关心的同时,可以想一想,我们所领导或所在的组织,在未来应该如何有所不同?怎样才能把我所领导或所在的组织变成一个“真正的组织”,变成这个社会中“可依赖”的一个角色和功能。

建立真正的组织这件事不会那么轰轰烈烈,不会有迅速的回报,也不是努力了就能成功。但是,我们仍然要去做,而且要坚信“可能做到”。

靠什么?靠我们人性中的“强”与“善”。

怎么做到?

让强者更善,让善者更强。

这是社会赋予我们这些组织工作者的使命。

房晟陶
房晟陶

首席组织官创始人,原龙湖集团执行董事兼首席人力资源官,领教工坊1828组领教,原宝洁(P&G)人力资源高级经理,原拓晟管理咨询共同创办人,哈佛神学院神学研究硕士,INSEAD MBA,清华机械工程学士。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评论
Scroll to Top

了解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