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VUCA-你的组织做好准备了吗?

应对VUCA-你的组织做好准备了吗?

本文约3583字,阅读需5-9分钟。

应对VUCA-你的组织做好准备了吗?

如果你和我一样在过去几年,已经参加了大大小小无数的会议论坛,听着领导者,专家学者谈论这个世界在未来将会有多么的VUCA。

正当我们还满心憧憬,有条不紊地自以为走在VUCA进化的路上,那么这个假期,我相信你和我一样已经彻彻底底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外部环境的复杂,动态,模糊,和不确定。一个彻头彻尾的VUCA “瞬间+猛烈”的砸向我们所有人,我们毫无防备,措手不及,不得不面对。

复杂的本质和现象

世界变化越来越快,知识边界不断突破,信息爆炸,以及技术的指数级革新,正在持续的打破一个又一个我们看见的平衡象。《复杂经济学》的作者 布莱恩.阿瑟说,“复杂”和“人”是世界上最难定义的两大观念。

应对VUCA-你的组织做好准备了吗?

于此同时,一个或许对有些人来说是坏消息,对有些人来说是好消息的就是,这样的VUCA程度只会加剧,不会降低。如下图所示,不难看出,当人类的认知水平高于技术发展时,人类可以游刃有余的利用技术以用来追求效率。但时至今日,随着技术的飞速发展,这种指数级的狂奔式爆炸发展,人类的认知已经远远被甩在其后,而且这中间的GAP会越来越大,VUCA产生,并将变得更加汹涌。

应对VUCA-你的组织做好准备了吗?

Stacey模型,更好的将这样的不确定性与社会群体认同度结合在一起。Ralph Stacey 提出在不同的群体认同程度(agreement)和对情况的不确定程度(uncertainty)的对比,我们存在4种状态。

应对VUCA-你的组织做好准备了吗?

我的看见是这样的,在简单模式下,你只要重复重复再重复,高度重复做一件事情,你甚至可以实现完美无误。这样的工作和场景在当今时代,几乎已经被机器和科技替代。

来到繁杂模式(complicated)下,正如同我们在工业时代长出的诸多佼佼者,是绝对意义上的繁杂创造者和守护者。我们关注数据,擅长分析,强调逻辑,追求目标,认可结果达成。

应对VUCA-你的组织做好准备了吗?

在这个时代,我们对组织的隐喻是-机器。就好比一台汽车,工程设计,领部配件的组装是非常精密繁杂的工作,但同时一旦一辆车出了什么状况,例如前灯不亮,或者发动机出了问题,我们都是可以通过测试分析,专业知识与技能解决的。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大部分大企业所倡导和学习的领导力模式的特点就是追求稳定和可预测性,或者说可以理解成“理性决策是常态”。“预测+控制”是游戏制胜的法宝,也因此,我们对人才的定义也更多留在“专业+勤奋+忠诚”。

可随着不确定因素变得越来越多,我们冲破边界来到复杂(complex)。那么你将面对,非线性,非平衡,突变,分叉,混乱,多样涌现等等。借此与大家分享一个概念:熵(Entropy),最早在1865年有德国物理学家克劳斯提出,用以度量一个系统”内在混乱程度”,你也可以理解成是一个系统中的无效能量。在一个孤立系统中,如果没有外力做功,其总混乱度(熵)将会不断增大。薛定谔在《生命是什么》说过一段类似的话“人活着就是在对抗熵增定律,生命以负熵为生。《少有人走的路》最后一章提到:因为所有事物都在向着无规律,向着无序和混乱发展。如果你要变得自律,你就得逆着熵增做功,这个过程是非常痛苦的。

应对VUCA-你的组织做好准备了吗?

大家可以回忆一下在疫情爆发的初期,是不是这样的一种感受?没有人知道信息的全貌,也无法预测未来将发生什么,我们的生活围绕着一些词语展开:爆发,恐慌,隔离,停运,停工,封闭,虚假数字等等。你可以看到,当我们面对一个超级复杂的状况时,我们试图通过更加用力和全面的控制来处理。但即便如此,我们也仍旧处于不确定模糊甚至失控的状态,你已经根本无法实现对事物的判断和计划后,一切就会朝着你规划好的方向一步步发生,然后到达你期望的结果,即使过去的经验再丰富,计划再完美,控制再有力,也没有人能保证一切。预测加控制的模式,渐渐开始失效。

问题就出在这里,当我们所面对的环境从“繁杂“落入”复杂“,我们往往还是习惯性的用过往最顺手的方式来面对和处理问题,经验主义和专家思维指导着我们的每一个动作和决定。正如我们身边的许多人都是线性偏见的受害者,但显而易见的选择往往可能都是错误的。各位,我想说的是,游戏规则,底层系统,认知模式需要统统改变,否则我们的每一个动作,都可能反而让一切更加混乱。

我们在追求什么?

这里我想说,从今往后,整个世界的秩序(order)和对成功的定义将发生本质的变化。对复杂度和规模的抉择实际上是对调适(adaptive)还是效率(effective)的抉择。

我相信,在日渐VUCA的环境之下,“调适和繁荣”将成为新的目的和追求(而不仅是做大做强),这也将允许有越来多不同类型,多样丰富的商业组织形态出现,团体社群涌现出来。正如我们已经不仅从全球范围内看到的,而且在中国也渐渐越来越多的,很多的企业,似乎团队不再那么迷恋一定要成为超级企业或上市公司,而更加追求团队的使命和当下活的精彩,追求每一个在这里工作的伙伴的成长和繁荣,他们视一切太规律和有条为危险信号,变化才是常态,变化令人兴奋,是每个人练手的机会。

与此同时,我们正在面对旧系统的崩溃,和新系统的重构。这里请注意,我们并不是在讨论你电脑里的某一个APP是否好用,或者该如何改善,我们正在讨论的话题是,面对一个组织,如何从微软操作系统彻底切换到苹果操作系统。这样的转变是彻底的,且你需要一段的适应期(起初你操作会很难受),但是一旦你适应了,那么app store里面将会有无穷优秀的APP任由你选择,与此同时,你也可以有更广阔的空间去创造新的APP,你将突破式的感受到这一切所带给你的效能和价值的提升。

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也是很多企业嗅到这个气味,但是不愿立刻触碰的部分。不过欣喜的是,我们还是看到很多企业的自我颠覆性。根据克里斯坦森在颠覆性创新方面的研究,一家公司寻求在新市场而不是已有市场发展,成功的机率高出6倍之多,同时,潜在的收入会提高20倍。

那么,当我们面对VUCA之时,新的底层系统会长成什么样呢?这里我与大家分享几个我的观点:

感知+响应 – 每个人都是组织的超级传感器

人类对控制,秩序,井井有条,和整体规范天然的喜欢,给我带来了安全感,相反混乱,变化,和不可预测让我们感到不安。

在复杂世界,每家企业不得不面对非线性变化和偶发事件的影响,组织需要变得能够识别出预示重大改变的微弱信号,关注微弱信号,会让组织内的成员得到全新视角和非线性思维,有助于组织想象未来多种可能并制定相应计划。具体做法也很简单,把组织内的每一个人都变成“超级传感器”。于此同时,组织需要持续建立开放透明的土壤,包括能力,机制,和文化,来鼓励“传感器”可以持续运作,并将感知到的机会和风险顺利带回到组织内部,进行快速处理和反馈。

没有全局性的控制者-赋能到组织的神经末梢

我们通常将这样的新复杂系统称为“自适应非线性网络”,这个术语是约翰.霍兰德创造的。在自然界和人类社会中,这种自适应非线性网络随处可见:神经系统,免疫系统,生态系统,经济系统,以及这次的疫情。开玩笑的说,最终打败疫情的,不是医生,不是隔离,更不是口罩,而是你自身的免疫系统。

应对VUCA-你的组织做好准备了吗?

对于生物而言,没有哪一个细胞(也可能是病毒)是比其他的细胞(病毒)更加高级用发号施令告诉其他的细胞(病毒)该怎么行动,这是大自然的规律。线性的规则,等级的集权指挥在这里经常行不通。这种拥有更高复杂度和适应性的系统,内部和外部不再存在控制者或领导者,则称之为自治型组织(Self-organizing)。由于简单规则以难以预测的方式产生出复杂行为,这种系统的宏观行为有时也被称为涌现(emergent)。这样就有了复杂系统的另一个定义:具有涌现和自组织行为的系统。

不断涌现-员工主人翁文化真正发挥效用

其实互联网世界就是一个充分涌现的大家庭,无论是你的朋友圈,抖音,知乎还是众多区块链上的协议,几乎都是靠着每个网络上的单点(你我)的持续涌现,以构成了今天的繁荣景象。我们的生活其实对这样的涌现模式已经再熟悉适应不过了,此刻咱们讨论的话题只不过是:如何将这样的涌现模式搬到企业组织内?

回到企业,我在支持一些企业开展组织进化咨询工作的时候,都一定会做的一个准备动作就是:观察在一场团队会议,或一场领导者与某一位员工一对一的对话时,谁说了最多的话?领导者是问的开放问题更多,还是发号施令更多?意见相左时(甚至大多时候,都不会出现意见相左),谁的观点会被最终认定是正确的?我时长经历的场景是,领导者会在一个会议滔滔不绝之后,告诉我ta很辛苦很累,不知为何他的团队成员总是不主动,无法自己做决策。

这里面有一个很有趣的关于领导者的视角转换,如何从“leadership within a team-领导一个团队施展领导力” 转变成”leadership as a network-融入一个团队以展现领导力”。在我们的培训课程上,这部分也会分享更多。

持续调适,多样性带来组织的繁荣

复杂度越高,个体行为相对更加独立,具有更多元化,多样的行为方式,这样以来,整个系统才会有更大的适应性;反之,若系统中的很多个体都保持高度的行为一致性,可以高效率完成既定任务,满足大规模或者大尺度上的要求,但这种有效系统对于自身或者环境未来不确定变化的适应能力会降低。

举个简单的例子-城市,你看越有活力和效率,无论是总体生产力还是平均单人生产力越高的城市,它的市民的多样性也越高。我在上海,超级大都市,平均工资相比较其他城市更高(单人生产力),整体GDP更高,同时上海更是海纳百川,人们来自五湖四海,世界各地。这就是一种包容性,一种对我们可以不一样的允许。

在这一点文化的转变上,特别得到了年轻一代员工的拥护。他们更加强调个人价值,个人品牌,“随波逐流”和“大众”在他们的价值观里是负面词汇。

在确定和不确定之间找到平衡

今天是2020年2月27日,我算了一下,我已经连续在家做了整整一个月的饭了,这简直是我人生的新突破,我可以确定的是,我莫名其妙成了一个厨子,且技艺也在提高,我未来也会选择更多在家做饭。但是我不确定的是,我哪一天才会摘下口罩,叫上朋友一起去海底捞。就算我们的世界再VUCA,每个人,每个组织也都一定会有很多的确定因子,像岩石般让我们感受到安全踏实。同时,我们也需要乐观开放的看到这个多样多元的世界,每天丰富的变化,我们要做的不是站在对立面试图用劲搞定VUCA,而是让自己成为VUCA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与之共舞,顺势前行。

应对VUCA-你的组织做好准备了吗?
小飞(薛阳)

《如何领导组织创新》联合讲师、”CirclePlus繁荣进化组织“联合设计者、中国组织进化核心推动者、《重塑组织》《刻意发展型组织》联合译者、合弄制全球认证教练。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评论
Scroll to Top

了解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