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管发展的难点在于“心”与“灵”

高管发展的难点在于“心”与“灵”

本文约2300字,阅读需5-8分钟。

一个“全人”的能力至少可以来自体、脑(mind)、心(heart)、灵(soul),或者说是体力、脑力、心力、灵力这四个方面。

高管发展的难点在于“心”与“灵”

体力比较容易理解。体力就是精力体力耐力、操作能力、动手能力等。这是所有业务结果的直接基础。在某种程度上,高管从事的也是996的体力活,体力好、工时长就是竞争力。

爱因斯坦在1922-1923年的旅行日记中形容中国人“Industrious, filthy, obtuse”,翻译过来就是“勤奋、肮脏、愚钝”。这三个词加在一起让我有这样“牲口”的形象:一头耕田牛。牲口的核心就是体力。牲口的一生就是吃、干活和繁殖。爱因斯坦对中国人的评价虽然有点种族主义,但如果我们看19世纪末、20世纪初中国人的老照片,衣不蔽体的肮脏以及已经两眼无神的愚钝体现的还是比较普遍的,无论男女。

如果爱因斯坦在100年后再来到中国,我估计他还会说中国人勤奋,但他应会慎用“肮脏、愚钝”这两个词了。经过这100年的发展,中国人整体上在“肮脏、愚钝”这两个方面已经有了实质性的改善。中国人已经不再是任人宰割、任人奴役、没有思维能力、只知道吃、干活和繁殖的“牲口”。在中国这么大的人口规模下,用几代人实现了这样的转变,这真是一个巨大的成就。

此中的关键是脑力的发展。脑力就是理性和逻辑。我们的教育体系比较注重脑力的发展。脑力发展了,就有了理性思维的能力。这是人与牲口的关键区别。(当然,过去这几十年应试教育的发展,已经有点过于偏重脑力的发展,甚至都达到了忽视体力发展的程度了。这也是个重大问题。)

对于高管来说,他们创造价值的主要方式是脑力。脑力发展不够,就很难做到系统思考,对关键事情就难以做到深度思考,对全局的事情、长远的事情难以实现战略思考。同时,因为在脑力方面比较容易建立共同语言,比较容易发展出工具,目前很多领导力发展都是着重于“脑力”的发展。

但是,除了体力和脑力之外,至少还有心力和灵力。如果一个人只承认和只修炼脑、体这两个方面,偏废了“心”与“灵”,那么ta也很难成为一个真正有竞争力的高管。这是因为,缺乏心灵之力的支撑和滋养,脑力和体力的能量无法充分发挥出来。只有脑力和体力,那就是机器,是“zombie”,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心和灵这两个字经常放在一起说,好像是一回事。这两个方面确实有共同点,比如这两个方面都是有点承认非理性以及外在超越性。不过,用在高管发展上,这两个字还是有区别和侧重的。读一下下面两句名言,看看有什么不同的感受,辨别一下其中体现的更多是“灵力”,“心力”,还是两者的结合?

一句是Reinhold Niebuhr在1943年说的。“God, give us grace to accept with serenity the things that cannot be changed, courage to change the things which should be changed and the wisdom to distinguish the one from the other”。翻译过来就是:惠我以安宁,忍所当忍;赐我以勇毅,为所当为;更赐我以智慧,将两者区分。

再感受一下邓小平曾经说过的这句话:“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情地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

我的感受是前面那句话就更偏向灵,后面那句话更偏向心。“灵”会让你感到充满力量;“心”容易让你热泪盈眶。当然,心与灵都是相通的。在第一句的灵里,我们也可以隐约感受到温暖的心。在第二句的心里,我们也可以感受到坚定的灵。

高管发展的难点在于“心”与“灵”

如果让我来总结这“心”与“灵”这两者之间的区别的话,我会这样简单区分:“灵”更多偏重自己与更高的力量之间关系的问题;“心”更多偏重自己与其他人之间关系的问题。“灵力”产生的是信仰和坚定的爱;“心力”产生的是真诚和温暖的爱。

为什么要把本来相通的心、灵略作区分呢?在高管发展的方面,这么区分会有一定价值。不同人在“心”和“灵”方面的天赋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强于心和温暖的爱,有的人会强于灵和坚定的爱。不做这种区分的话,“心派”会看不懂甚至鄙视“灵派”,“灵派”会看不懂甚至鄙视“心派”。区分之后,在心的方面有比较优势的人可以从心入手,带动灵;在灵的方面有比较优势的人可以从“灵”入手,带动心;最后两者殊途同归。很多高管都是脑力非常发达。要求一个脑力比较发达的人直接学会“走心”是比较有难度的。有句话是这样说的: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就是脑与心的距离。对于这样的高管,从脑力先到灵力再到心力是个更可能的路径。一个脑力发达的人完全可能灵力也非常发达,不然你难以解释为什么有的科学家可以几十年坐冷板凳。但这些科学家在“心”方面可能是充分不发展的。

高管发展的难点在于“心”与“灵”

有人会挑战说,所有的人都需要体、脑、心、灵的综合发展啊,你为什么就强调高管需要体、脑、心、灵的平衡发展呢,尤其要注重心与灵的发展呢?

我只是强调,高管要先行。高管如果心灵不发展,影响的是整个公司和组织的竞争力。而且,高管在心灵方面不发展,会很容易扼杀和压制中基层人员的心灵发展。

另外一个关键原因是,高管去发展心灵是有有利条件的。在中基层,有比较好的脑力+体力,比较容易成为一个优秀的员工。当我已经很优秀的时候,我为什么还要费力去发展心灵?承担高管职责的人,更容易意识到脑力+体力的局限性。有了这样的觉察了,再去发展是更可能取得成效的。

心灵发展了对一个公司和个人有什么好处?(这又是一个脑力问题!)

对于公司来说,如果说脑力的结果是战略、模式、系统的话,心灵之力的产出是什么呢?简单而言,心灵之力的产出就是使命愿景的凝聚力和生命力以及价值观的系统性。我很难想象一个心灵没有充分发展的核心领导团队,会塑造出一个真正有价值观的组织。公司使命愿景价值观的文字可以花几天就讨论出来了,用精炼的语言表达出来。但是我们的心灵可以辨别,那只是脑力激荡的结果,还是充满了脑体心灵的结合。没有心灵之力,一个组织就缺乏生命力和魅力,难以聚集和滋养优秀的人。

对于高管个人来说,心灵不发展就很难培养来自价值观、思想、情感的影响力。另外,没有心灵的发展,一个高管的脑力也会逐渐萎缩,最后就很容易沦为“机器式”、“zombie式”高管。

房晟陶
房晟陶

首席组织官创始人,原龙湖集团执行董事兼首席人力资源官,领教工坊1828组领教,原宝洁(P&G)人力资源高级经理,原拓晟管理咨询共同创办人,哈佛神学院神学研究硕士,INSEAD MBA,清华机械工程学士。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评论
Scroll to Top

了解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