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高管”拥有更为开放底层操作系统,更不惧“失去”

“真高管”拥有更为开放底层操作系统,更不惧“失去”

本文约2100字,阅读需3-5分钟。

前几天写了篇真伪高管思维模式分别“是什么”的文章, 有读者留言希望我分享一下“怎么做”才能实现思维模式的升维。  

思维模式没有升维更多时候是结果,无法升维才是原因。

而思维模式能否升维的关键在于个人的底层操作系统的状态。伪高管的个人底层操作系统是相对封闭的,而真高管拥有更为开放的底层操作系统,也就是我们俗称的一个人够不够openness。

我记得梁宁在《产品思维》里面做过一个比喻,说:“如果把人比喻成一部手机,能力只是底层操作系统上面一个个的app。”只有在开放的操作系统上,才能方便的安装各种app,即学习各种能力;也只有开放的操作系统,系统本身才能够实现随时随地的迭代和升级,也就是真高管的进化更新。

“真高管”拥有更为开放底层操作系统,更不惧“失去”

那么如何判断一个高管进入或处于封闭系统呢?我觉得有几点特征可供参考,写出来不为对号入座,只为自我鞭策:

  1. 保守或傲慢;
  2. 接受不了与自己感受不一样的事实或观点;
  3. 希望掌控一切;
  4. 为了否定而否定;
  5. 希望避免风险,做决定总是缺乏临门一脚的勇气;
  6. 关注个人利益大于集体产出;

那么处于开放系统中的真高管又有什么样的特点呢?我觉得也是非常鲜明和吸引人的:

  1. 谦卑而自信;
  2. 对真知灼见孜孜以求;
  3. 没有过多的对自己和他人的评判;
  4. 既不因循守旧,也不人云亦云;
  5. 既能观察外界,又能捕捉内心;
  6. 对未知领域和普罗大众拥有敬畏之心、好奇之心与慈悲之心;

开放这么好,为什么身经百战的领导者们会陷入封闭呢?

我观察到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对于失去的恐惧”,尤其是对于“得到之后再失去的恐惧”。这种恐惧使他们身不由己的把自己的心和脑调成了防守战略,逐渐走入狭隘,进而封闭。“恐惧”是很深层次的动力,关于“恐惧”的话题实在是太难了,在这里我就不班门弄斧的展开讨论了。

既然人性中对失去的恐惧很难逃脱,那么是不是可以考虑通过尽量避免或延迟让自己有“得到”的感觉,从而使自己一直处于开放系统呢?

我观察到很多卓越的领导者都是这样做的,都有几套为了最终“得道”而刻意延缓“得到”的方法,试着总结一下:

第一种也是最彻底的可能就是像马云老师一样选择潇洒离开,物理上得不到。不在自己成功过的战场做过多的留恋,促使自己走入不熟悉却被召唤的领域,去开辟自己的下一个舞台,让自己永远在路上。

第二种方法就是像马斯克、任正非等人能够坚持的延迟满足。“延迟满足”的概念来源于美国心理学大师M·斯科特·派克的名著《少有人走的路》。书中有一段名言:“生活的真正难处在于:面对问题寻求解决之道,是一段非常痛苦的过程,但生命的真谛就在于这段过程。”能够做到延迟满足的人,一般都是有理想在身的人,他们往往都还有更大的问题没有得到自己满意的答案,还在路上不知疲倦的寻求解决之道。

第三种方法就是让自己多观察外界。在美国加州的门多西诺海滨,有一本描述海岸上一片特殊水域的宣传册,在首页显著位置上印有这样一则警告:“永远不要背对大海。”当你无视外部环境的变化,只顾眼睛向内欣赏自己已经得到或可控的部分时,你可能就像在海边背对着大海,面临被汹涌的潮水卷走的风险。看到更广阔的天地,不沉溺在自己的小世界中,也就觉得自己得到的一些身外之物不那么重要了。

第四种方法是收集多样性视野。国庆前被中国女排的十一连胜打了一剂强心针,大家都在夸奖主教练郎平。其实郎平除了带领中国女排,还带领了一支由14人组成的国际化教练团队:有助理教练、体能教练、医生、康复师、营养师、数据统计、陪练等。除了亲自体验和观察,领导者还应该善于从间接经验中学习,超越一己之见,实现互相打开。

第五种方法是分享和赋能。把自己得到的不是攥在手里,而是分享出去。比尔盖茨、巴菲特、扎克伯格都是这样,慷慨的给予,不懈的创造,如此循环。特蕾莎修女说:“即使把你最好的东西给了这个世界,也许这些东西永远都不够。不管怎样,还是要把你最好的东西给这个世界。”

“真高管”拥有更为开放底层操作系统,更不惧“失去”

离开、延迟满足、观察外界、多样性视野、分享和赋能是我看到的卓越领导者让自己可以不那么在意“得到”的五种常用方式。他们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设法让自己长期处于开放系统,不断的吸收、学习、创作、释放。

曾国藩在写给青年营官罗萱的信中提到:“日中则昃,月盈则亏,故古诗‘花未全开月未圆之句,君子以为知道。”意思是“日中要落,月满要亏,‘花未全开月未圆’是最好的境界,君子应当知道最圆满的人生状态不是得到一切。”

当然,这五种方式都还是一些可以促进开放的行为,想要像上述的这些卓越领导者一样拥有开放的系统,还必须拥有行为背后的连接。

领导者的行为靠什么连接成系统?靠“真使命”。

“封闭”和“开放”是一对孪生兄弟,他们此起彼伏、此消彼长。“封闭”的初始目的也是为了保护我们,处在其中会感受到安全感。想要突破这种刚性的安全感的束缚,唯有依靠对更高远的理想和使命的追求,才能抵御“开放”初期的各种不确定、不舒适和不安全,才能帮助我们在“不断开放”中不断吸收、补充营养,才能实现自我的更新和进化。

对真使命的追求会督促我们学会开放,开放之后会强迫我们面对真实,真高管其实就是能够开放坦然面对“真”,追求“真”的人。

“真高管”拥有更为开放底层操作系统,更不惧“失去”
邢子培

首席组织官合伙人,原猎聘集团副总裁,原宝洁公司人力资源总监,宝洁亚太区十佳培训师,CPCC个人成长教练,南开大学MBA。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评论
Scroll to Top

了解咨询